• 网站首页 聚落新闻

    聚落新闻详细

    抗战兵工遗址·重庆建川博物馆聚落诞生记
    发布时间:2017-12-8  被阅览数:182 次  来源:重庆日报

    抗战兵工遗址·重庆建川博物馆聚落诞生记

    2017年12月08日 08:48:28
    来源:重庆日报

    原标题:抗战兵工遗址·重庆建川博物馆聚落诞生记

        抗战兵工遗址·重庆建川博物馆聚落的部分藏品。

        民间博物馆第一人樊建川。

        九龙坡区区长刘小强(左二)和樊建川(右二)在抗战兵工遗址·重庆建川博物馆聚落建设现场。

        重庆故事博物馆已布置好的部分场景。

        祈福文化博物馆内景。

        核心提示

        樊建川,被业内誉为民间博物馆第一人。他在成都建造的建川博物馆聚落是目前国内民间资本投入最多、建设规模和展览面积最大、收藏内容最丰富的民间博物馆。

        2017年7月,樊建川与重庆市九龙坡区政府合作,共同建造抗战兵工遗址·重庆建川博物馆聚落,在21个防空洞里拟展出4万件文物。如今,工期过半,重庆日报记者就此进行了打探。

        一夜冬雨过后,位于九龙坡区谢家湾的抗战兵工遗址·重庆建川博物馆聚落工地更显泥泞。几个工人正在给祈福文化博物馆的外墙镶嵌“福”字。马路一侧的防空洞林立,河沙满地,挖掘机正挥动机械臂,工地上一派忙碌的场景。

        头戴安全帽、身穿迷彩服的樊建川正在调度安排,他是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见重庆日报记者到来,他热情地介绍:“我们就是要利用这些防空洞,打造全国首个洞穴抗战博物馆聚落。”

        早年,樊建川因在成都安仁古镇建造建川博物馆聚落蜚声海内外。2017年7月,他与重庆市九龙坡区政府合作,建造以抗战遗址为主题的建川博物馆聚落,广受关注。

        趁千载难逢之机 去重庆开抗战博物馆

        提到这件事的源头,还要追溯到2016年。

        当时,九龙坡区政府计划打造“谢家湾兵工抗战旅游景区”,依托九龙坡区一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兵工署第一兵工厂旧址,做文化遗产的传承与创新。这片旧址现存51个防空洞,此前是重庆建设工业(集团)所属大集体企业重庆建锋摩托车配件总厂(建锋厂)生产厂房集中地之一,也是抗日战争期间,国民政府兵工署第一兵工厂(原汉阳兵工厂)所在地。

        九龙坡区区长刘小强表示,这个计划将由文创园、兵工街、博物馆、国防兵器公园等部分组成。在博物馆方面,他们希望与樊建川合作。2016年6月,区政府开始与樊建川接触,商讨相关事宜。

        有抗战博物馆情结的樊建川,意识到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立即开始深入重庆市场调研。

        樊建川表示,做博物馆不为赚钱,但要保证开门运行,市场评估还是必须的。“在成都的建川博物馆聚落门票是60元一张,只要平均每天有2000人次的游客,就足够维持博物馆聚落的运营。

        那么重庆呢?如果在兵工署第一兵工厂旧址做博物馆,考虑到八九十号员工工资、水电费等用度,算下来,开销不小。”他说,依据他的测算,若设计8个馆,按每个馆5元收费,一共收40元的门票,足够观众看一天,这样参观者和博物馆才都有双赢之感。

        虽然有些声音劝樊建川“谨慎为妙”,说,“重庆人宁愿花40元去吃火锅、喝夜啤酒,却不舍得买40元一张票去看博物馆。”但,更多的人还是很期待他来开馆。

        樊建川的回答是,作为战时首都,重庆有那么多抗战遗址,那么丰厚的文化底蕴,“不去那里做博物馆,真有点对不起家国情怀。”

        馆藏四万件宝贝 六十件国家一级文物

        “预计2018年五一节,这里就会正式开馆。”刘小强表示,利用抗战兵工基地,让文物“活化”起来,抗战兵工遗址·重庆建川博物馆聚落的建成将是对烽火岁月的有益重读,是重庆抗战遗产文化保护中的一次新突破。

        那么,开馆后的抗战兵工遗址·重庆建川博物馆聚落将会带来哪些惊艳的展品呢?

        “博物馆聚落会展出4万件文物,其中有60件是国家一级文物。”樊建川介绍,在这些一级文物中,有几件格外珍贵。

        一件是冯玉祥的花盆。1939年8月,身在重庆的冯玉祥自己亲手用泥塑了一个花盆,拿到在歌乐山的瓦罐厂去烧制,并在花盆上烧刻了“胜利第一”几个大字;另一件是国民政府时期“防空委员会”下属的掘埋大队的花名册,上面有几百人的名字,花名册上的人,其实就是在抗战期间负责掩埋被日军轰炸导致死亡尸体的人,这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抗战期间重庆轰炸的惨烈;还有一件是改编令,即毛泽东在1937年颁布的红军改编成八路军的改编令;还有丰子恺的代表画作——“胜利之夜”,描述的是日本宣布投降的那天晚上重庆的一个画面:因为防空管制取消,可以开灯了,爸爸把娃娃抱起,去摸那个灯泡,一家人欢呼,象征抗战胜利,大地重现光芒。

        “国保场地和4万件展品,是这个博物馆聚落的核心竞争力。”听闻正在建设中的抗战兵工遗址·重庆建川博物馆聚落,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蔡斐很振奋,“好的博物馆能让人找到乡愁,藏品在记录和还原历史的同时,让每个人的都直面民族的创伤与荣耀,而这些情感和历史也成为了宝贵的思想资源。”蔡斐认为。

        据九龙坡区政府有关人士介绍,政府还将在展馆周边招商引资,引进文创企业,打造商业街,进行“博物馆+市场”探索,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

        “人气旺了,就不愁没人来看展。”樊建川说,“重庆人喜欢夜生活,我还准备在夏天增开夜场,延迟到晚上11点闭馆。防空洞里冬暖夏凉,也是一个文化纳凉的好地方。”

        除湿排污去隐患 洞穴里建博物馆不容易

        从技术层面来看,在防空洞里建造博物馆并不是最有利的场所。

        “用洞穴做博物馆,想得出来!洞穴里潮湿、缺氧,随时可能落石头,塌陷,对藏品和参观者来说,都不是最佳场合。”有博物馆工作者听闻樊建川此举,曾极力反对,打电话劝他三思。

        有着多年建馆经验的樊建川,怎么不知什么才是理想的博物馆场所。“要是给一个常规的楼房,我4个月就能把8个馆布置好,但现在是防空洞,时间可能会多出一倍来。”

        在抗战时期,重庆的防空洞是人们生产和生活的重要场所,躲避大轰炸,造枪造炮,自力更生,都在这里完成。“这里缔造了一个时代的传奇,有必要还原这段历史。”正是基于这样的建馆理念,樊建川说,“增加成本,我也要建!”

        重庆日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每个防空洞内的顶部都加固了安全设施,洞内还装上了排污除湿的管道。以重庆故事馆为例,在全场1000多平方米的场馆里,天花板上刷了混凝土灰浆,用双层的钢丝网加固,以免落石。

        “防空洞里的除湿排污也是个大麻烦。”樊建川说,博物馆的空气湿度必须控制在60%以下,而这些防空洞里的湿度大都达到了90%,人长期待在这里会患病,文物也会受潮、受损,因此在每个防空洞里都配置了通风除湿管道,不分昼夜地除湿。为了不破坏整体观感,他们还将这些管道设计得相当隐蔽,充满了艺术感,看起来就像是博物馆自身的一部分。

        “只有在完全安全的情况下,我们才会布展、开馆。”樊建川说,虽然超出了预算,但这个项目太有意义了,民营博物馆应以更大的责任感去承担。

        二十一个洞穴八个陈列馆 首创全国洞穴博物馆聚落

        “我对重庆是很有感情的。”现年60岁的樊建川声音洪亮,精力充沛。

        上世纪八十年代,樊建川曾在原第三军医大学(现陆军军医大学)工作了8年,和重庆的已故小说家莫怀戚是同事。“我们那时一块骑单车从高滩岩出发去大足看石刻,整整花了四天。”回想起在重庆的点点滴滴,眼前这个血气方刚的汉子突然温柔了许多。

        樊建川当过兵,从过政,写过书,又下过海,然而,他最念念不忘的还是对历史文化的传承。他坦言,他的父亲和岳父都是抗战老兵,他本人也曾有过11年的军龄,虽然未上战场,但他骨子里流淌的热血,却是与生俱来的。这,也使得日后他的博物馆大都与抗战历史文化有关。

        早在2004年,他在成都安仁古镇打造建川博物馆聚落,其中包括29座博物馆,收藏了800万件展品。之后,他又陆续在四川宜宾李庄、巴中、海螺沟、山东枣庄等地建造了数十座博物馆。

        几经来回,2017年7月,协议达成——九龙坡区政府与四川安仁建川文化产业开发有限公司共同打造抗战兵工遗址·重庆建川博物馆聚落。九龙坡区政府提供场地以及部分资金补助,樊建川提供藏品、出资装修。

        “聚落将以旧址的21个洞穴打造8个陈列馆。”樊建川介绍,“分别是重庆故事博物馆、中医药文化博物馆、抗战文物博物馆、兵工署第一工厂旧址(汉阳兵工厂)博物馆、兵器发展史博物馆、中国囍文化博物馆、祈福文化博物馆、票证生活博物馆。这些馆将慢慢地融入商业,把产业链条拉起来,自我造血。”目前,这里已经完成了4个陈列馆的装修,其他几个还在抓紧工期。

        他领着重庆日报记者边走边看,突然指着正在装修的游客中心说,游客中心门前将放置巨型文物——两架已废弃了的坦克,而游客中心的大厅将内空挑高到11米,让来这里的观众感受到震撼、威严的气势。与游客中心相对的,是正在建设中的一块标志性石碑,石碑上将刻“抗战兵工遗址·重庆建川博物馆聚落”几个大字,石碑顶上将放置雕塑作品——一名战士手持机关枪指向天空,“雕塑意在还原重庆大轰炸时期,重庆人炸不死、炸不垮的形象!”